关注农民工讨薪
劳动监察上门办公 农民工领到17万工钱
发布时间:2019-01-24 10:01    来源:华商报     字号: 【      】
      1月23日下午,在鄠邑区一酒店内,经理办公桌上放着一摞现金,共17万,将发给正在排队的农民工们。
  酒店财务人员对着工资结算单,一边核对,一边数钱,农民工一边签字按手印,一边接过工资。有的农民工接到钱后,独自在旁边又仔细数了一遍,才小心地装进兜里。

  独自抚养女儿
  老父亲还等钱治病

  2018年,该酒店重新装修,装修工程承包给了来自江苏的李粉庚。
  29岁的余柏青来自山西忻州,2018年7月,他经朋友介绍,与13个老乡一起来到该酒店,给李粉庚干活。“我是木工,13个老乡有木工,也有干别的工种,我的工资已经结了,但13个老乡的工资还没给,一共8万多。”余柏青说,快过年了,老乡们都回家了,他留在这里,就是为了帮老乡们讨薪,“我把大家带出来,就要负责。”
  35岁的田磊磊来自湖北天门,第一次来西安打工,这也是第一单活。“我从去年8月干到12月,一共31800元工资,李粉庚给了12900元,还差18900元。”田磊磊说,他是农村人,一个人独自抚养女儿,女儿12岁,上面还有老父老母,一家人的生活就指着他一个人,“今年,我爸得了动脉瘤,住院了,出院后一直用药,全家人都在等着我的工资。”田磊磊边说边流起了眼泪。
  据农民工反映,2018年9月开始,李粉庚就开始拖欠工资,大家多次讨要,李粉庚都以各种理由推脱。

  盯了3个月
    包工头还是跑了

    2018年10月,木工的活全部完成了,但余柏青和另外一些工人没有走,仍然住在工棚里。余柏青说:“李粉庚也住在工棚里,吃饭也是在灶上和我们一起吃,我就吃饭盯着他,睡觉盯着他,上卫生间也盯着他。他出去买材料,我就坐在车上跟着他,他走哪我跟哪。”
   一有机会,余柏青就来到李粉庚的宿舍,问:“啥时能发工资?”“快过年了,工资能发吗?”李粉庚的回答:“快了快了,再等等。”“还有一些尾活要干。”“我正在与酒店要钱”……
   天冷后,工棚太冷,酒店安排大家住在一间套房里,李粉庚住里间,余柏青住外间,“方便盯住他。”余柏青说。
   李粉庚后来给工人们承诺:“大家放心,等活全部结束,我一次性结给大家。”
   但一直等到1月12日,还不见动静。1月13日,工人们将此事反映给鄠邑区劳动保障监察大队。劳动保障监察大队介入处理,1月17日,李粉庚向该酒店要到20万工程款,用于支付农民工工资。让余柏青想不到的是,盯了3个月的人,就在这一天跑了。“我想着下午就发工资呢,人不可能走,就放松了警惕,没想到他委托了一个人来,自己跑了,失联了。”这一天,发放了一部分农民工的工资。

  担心农民工投诉无门
  劳动保障监察大队上门办公

  1月23日下午,华商报记者在该酒店门口看到,鄠邑区劳动保障监察大队张贴的责令改正决定书,上面写着:责令李粉庚限期3日内支付田磊磊等31人工资。落款时间为1月22日。
  同时,还张贴着一张公告,上面写着:为切实保障农民工的合法权益,区人社局将于2019年1月19日至2019年1月20日期间,在酒店现场受理装修工程工人工资问题,请装修工人互相转告,携带相关资料现场投诉。
  鄠邑区劳动保障监察大队负责人表示:“19日、20日是周末,担心农民工投诉无门,就把办公地点设在这里。李粉庚电话打不通,我们发了一条又一条短信,不回。”该负责人对酒店负责人说:“农民工很可怜,先让农民工安心回家过年。”最后商定,该酒店先行支付17万元,每个人按照工资的70%发放,23日现场发放。

  以拒不支付劳动报酬
  将包工头移送公安机关

  该酒店负责人拿出了一张与李粉庚的结算单,华商报记者看到:经甲乙双方协商清算,装修工程最终结算为230万元,现已支付176.4004万元,余款53.6万元,其中还包括预留总价5%的质保金。结算单有双方签字盖章,落款日期为1月16日。
  “17日我们已支付了20万,质保金为11.5万元,还差李粉庚22.1万,这是因为还有一些工程没干完。”该酒店负责人说,而根据李粉庚提供的工资单,还有24万工资没发。最后商定,该酒店当天给农民工发放17万元。
  鄠邑区劳动保障监察大队负责人说:“接下来,我们会将李粉庚以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移送公安机关,公安机关会对他进行网上追逃。因为部分工人对工资结算还有异议,需要等追捕到李粉庚后确认,所以酒店先留5.1万元。追捕到李粉庚后,支付剩余部分。按照相关规定,目前李粉庚拿到的工程款,已足够支付农民工的工资。”